天路游记

这次是带着非常疲惫和烦躁的心情开始的大西北之旅的。
离开上海,再回到上海,心情也已经不一样了。
飞过了黄土高坡,奔驰在神奇的天路,追随到万川的源头,看见如天池般的湖面,美丽的喇嘛庙,清品着青稞酒酥油茶,身边是美丽的沙沙。
走过古丝绸之路,寻找到失落的文明,翻越沙漠古城关,遇见美丽的月牙泉,在茫茫的戈壁滩上,是魔鬼城在那边,……
在大西北,那里只有漫天的繁星和边关的冷月,滴下男儿的鲜血,撒在沙漠的戈壁,却看不到大都市的你争我夺。
天是那么蓝,地是那么阔。
仰卧在摘星阁上,耳边是沙沙美丽的《月牙泉》,真的感觉上海可以遥远。
PS:本来已经很懒了,但是这次神奇之旅,真的不可以不记下。

2009.6.25 第一天
早上4点半就搁好闹钟,为的是赶上6点钟集合的班车,要知道对于可以不吃饭,但不可以不睡觉我来说,是多么的痛苦的。
在出发的Taxi上,就早早地收到了Sean的短信,大个子还是很激动的。
上了去往浦东机场的班车,认识了这次旅行的导游Wendy,由于实在睡眠不足,草草收下了旅行用品,就找了角落补一补觉了。
8 点钟,赶上了飞往兰州的飞机,是春秋航空的航班,不为别的,只为便宜。相信乘过的朋友们都会有感觉的,便宜没好货这句话真是到哪都行得通。飞机给人感觉很压抑,座位之间的间距太小了,我已经坐得很辛苦了,1 米9 的大高个Sean,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坐的。在这么狭小的座位里要坐上3 个小时,其次是飞行途中不提供餐点,只有一瓶350ML 的矿泉水,其它食物都需要花钱买。我实在困得不行了,倒头就睡了,同样的还有Laura,挺佩服Kelly她们的,还能看看书什么的。
终于还是被嘈杂的空哥空姐带领大家做机上广播操的声音弄醒了,一开始没理解为啥要这样,后来明白了是为了让大家别睡着,为下一个环节做铺垫,最不能忍受的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商品销售。先是介绍春秋龙卡信用卡,再是一位空哥站在机舱最前面,从飞机模型到迪斯尼产品、剃须刀、空姐丝巾,还有什么多功能手表、按摩垫、法藤……我们给春秋航空起了个别名“春秋CJ”,和上海的电视购物节目“东方CJ”有得一拼。
此刻,看看窗外,壮观啊,是黄土高坡在下面。土黄的光秃秃的石头山,万仞平地起,间或有些山间的绿色,是其它地方所不能见到的景致。一带长河划城而过,却不见想象中的黄色。是的,兰州,大西北,我来了!


一出机场,下意识就开始寻找传说中的蒋薇MM,可惜的是这回的地陪导游是另一个叫高洁的MM,长得挺像男孩子,虽然只有21岁,却同样有着导游应有的职业型老练。还有就是机场前广场中心的海宝,天啊,广告都到这里来了。
中午吃饭,当然是兰州拉面了,可惜这顿吃不上的。一贯不大注重吃的我,算是吃啥都香的,不过确实这里的菜色比公司附近的“西北风味”要正宗得多了。
在兰州草草午饭后,我们就真正开始了天路之旅了,顺着青藏公路(国道109),向西宁奔赴而去。
旅行的赶路是很辛苦的,但,如果你是奔驰在天路之上,就是另一种感觉了。青藏公路,这便是我们这次旅行的第一条天路了,我称之为“现代天路”。当然现在,还不能提前感受了,还是去我们的下一站,西宁塔尔寺吧。
车行在甘肃境内,满目都是想象中的大西北的荒芜,黄色的光秃秃的山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延安。当来到青海的境内,大家肯定会下意识地觉得会更荒凉,事实却恰恰相反。绿色植被的山冈,遍野的油菜花,要不是身边伙伴们的高原反应,真觉得是回到了江南。


一路上,大家都在睡觉,摄影发烧友的Jerry、Anika和Jason则是疯狂的拍照,当然还是Jerry的水平属大师级了,就冲他两个单反和三个镜头就可见一般了。导游高MM不时地提醒我们,到了西部要多喝水,但是不能像在上海那样大口喝水,要慢慢地呡,细水长流。我因为没见到传说中的蒋薇MM而心生遗憾,却又没什么高原反应,独自欣赏着海拔3000多米的青藏高原的景色。
经过了三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西宁市。西北的城市很小,或许是习惯了上海的繁华,但给人感觉一种亲切。途经市区,也是可以看到高楼的林立。高MM告诉我们,西宁人是很喜欢我们上海人的,建设初期,就是有很多上海人在这里为西宁的开发奉献青春的。西宁的上海人也为了纪念,在市区模仿上海“东方明珠”的样子,建了一座“西沪明珠”。而青藏高原的绿色,则是需要感谢国民党时期,官方对西部开发的贡献了。


在西宁上西塔高速,下午3 点半,到达塔尔寺。塔尔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占地600 多亩,距今已有600 多年历史。进寺之前,导游提醒我们,参观塔尔寺有三不准:不准用手指指人或物,要用手掌做“请”的姿势指;经过门槛不能用脚踏,只能跨过;转经桶一定要顺时针方向从右往左转,藏传佛教以右为尊。
寺内有专业讲解带我们参观,刚进入寺内就发现里面的建筑都不能开窗,窗户用木板钉住了,我们疑惑那怎么通风呢?原来窗户旁边棕色倒梯形的才真正具有窗户的功能。这种窗是用当地特有的编麻草制成的,具有很好的通风保温隔热隔声功能,高原上由于气候寒冷而且风大不需要开窗,有这个特制窗就可以了。


塔尔寺有三宝:酥油花、壁画和堆绣,因为殿内不能拍照,所以无法用照片记录这些精美的工艺品,特别是酥油花,因为酥油融点低,制作酥油花的喇嘛需把手浸到雪水里把手的温度降低之后再来捏制酥油,一副酥油花作品需要几十位喇嘛花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当作品完成之后,这些喇嘛的手指关节都会受到损伤。塔尔寺每年制作一幅大型的酥油花,农历正月十五展出。
今天是农历初三,是特别的参拜日,所以我们看到了一些特别的景象,比如喇嘛之间的辩经,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他们有节奏地在拍手掌,喇嘛们一对一,一问一答,答对之后拍一下手,一轮过后两人换位,继续辩经。
参观途中遇雷阵雨,雨点很大,打在身上很凉,就像青海的自来水一样,不过很快就雨过天晴。青海省藏语佛学院也在寺内,藏民把家里六七岁的小孩子送到这里,学习十五年,不单学习佛学知识,还学习藏医学等实用知识,学成之后可以还俗回到藏区为藏民服务。寺内有棵菩提树,据说有十万片叶子,每片叶子上都有佛像,所以信徒要磕十万个长头,我们在寺内见到很多人正在虔诚地磕长头,男女老少都有,令人敬佩。
两个多小时的参观时间,我们跟着讲解参观了近十个殿,这只是塔尔寺中很小的一部分。离开塔尔寺, Sean 提议在寺外的白塔前拍集体照,一开始大家都觉得现在拍集体照有点早,以往我们出游都是在最后时刻拍张集体照留念,但是既然提议了那就拍吧。正好Jerry 是摄影发烧友,这么好的摄影设备,我们不能辜负。
未曾想这张集体照拍过之后,我们这个团队拍集体照拍出了瘾,拍了大大小小几十张,以至于到后来,每到一地,就会有人提议说“拍集体照吧”。我们笑称,这次旅行拍得集体照可以出本画册了。
出来塔尔寺,仰望蓝天,感觉到什么才叫蓝天。很近,触手可及的感觉。便和Sean配合,用我的小卡片拍下一张特写。


目前塔尔寺是以寺养寺,门票收入不用上缴也不用上税,信徒的捐款也全归寺里掌管,国家对文物的保护力度还是非常大的。加之民间的信仰的支持,虽然这里人的生活比较清贫,但是都愿意为寺庙的建设倾家荡产,特别是那些金顶和天珠。

回到西宁之后,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了,正好看到了西宁的日落。我们是在西宁最大的清真饭店——马忠饭店吃晚饭,因为西宁是回族聚集区,信仰伊斯兰教,导游提醒我们在这家饭店里不能提的“猪”相关的话题,尊重回民的宗教信仰。清真饭店的牛、羊肉做得很地道,特别是烤羊排,没有羴味。我们另外点了当地特色的酸奶和青稞饼,非常浓稠,还有现烤的羊肉串,肉质鲜嫩,一串不过瘾。女士们不算优雅地吃着酸奶,我们几个兄弟则是粗犷地喝上了青稞酒,这酒口感很好,有种甜甜的味道,却又区别与日本清酒,喝下去的时候,就像一股暖流直达胃里。因为后劲很足,所以只是浅品了几盅,没敢多喝。


吃完晚饭继续赶路,走109 国道,也真正是所说的青藏公路,循着文成公主进藏的路线去青海湖。导游介绍说这条国道是进藏的生命线,80%的入藏物资,90%的出藏物资都是通过这条路运输的。当初建设这条国道的时候,光是牺牲的官兵就有700 多位,更别说伤残的官兵了,沿途还看我们第一张集体照的拍摄地到西宁到格尔木的第二条铁路在修建,看着就觉得凶险。在这样的高原修出这样高等级的公路,中国人真是了不起!这也正是我称之为“现代天路”的原因了。
去青海湖的路上我们经过了日月山,也是本次旅行的最高海拔,日月山最高点有4800 多米,我们路过时差不多也有3800 多米。晚上11点,终于到达青海湖,此处海拔3200 多米,我们入驻了青海湖宾馆,就建在青海湖边上。我一进房间,就接到了小姐的电话,不禁感叹,在青藏高原上,也有……,中国人真的也很敬业。此时天色已暗,温度只有十几度,女士们没有再外出,直接进房休息了。我和几个兄弟,Sean、Jerry、Jason,继续从当地人那里搞来了青稞酒和一些水果,开始了我们的高原夜生活,被吵醒的女士们,也给送来了牛羊肉,我们就喝着,吃着,嘈嘈着。
晚上洗漱完毕睡下,预期的高原反应一点没有,一天的疲劳,很快就入睡了。
就这样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从上海到兰州,从兰州到西宁,再从西宁到青海湖,从平原到高原,长途跋涉,还算顺利。

2009.6.26 第二天
今天的行程很简单,早上游览青海湖,然后回西宁吃午饭,再从西宁回兰州,在兰州市内作简单的游览,坐晚上6 点的火车去敦煌。
早上天还没亮,Jerry、Jason和Sean就从宾馆厕所的窗户跳 出去拍青海湖日出了。我实在困得厉害,就没起来了。幸亏住的是湖景房,起床,从宾馆的窗户望出去就是青海湖,6点多起床,此时太阳已经升起。




草草吃完早饭,从宾馆直接走到青海湖边,湖边有长长的栈道,我们在这里拍照等待坐船游览青海湖。我们几个跑得快的,就去到远处湖边的西王母的神像那拍拍照。和导游商量可不可以坐船游览二狼剑景区,导游回答“没时间”,这也是今天导游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们只能坐船在湖面上游览半小时,我们没坐在船舱里,上了甲板,温度很低,风又大,穿了一件薄外套,也是这次旅游唯一一次穿长袖的地方。




青海湖很大,导游介绍说它的面积是太湖的两倍,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湖面一眼望不到尽头,湖的四周是高山,坐在船上可360度观赏青海湖的美景。和大家在甲板上闹腾了许久,不觉几分凉意,回到船舱,尽是日本游客,点头哈腰的,看得就觉得煞风景。看到角落里的Laura和Wendy,聊聊去。
船行30分钟后我们上岸,结束了青海湖的游览,赶了几个小时的路,车行几百公里,只有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游览,但是还是觉得非常值得,我词穷没法用文字来描述青海湖的美,此番美景只有亲历才能体会。远远看见天边那一抹淡淡的蓝,想起了郑钧的歌《回到拉萨》: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爬过了唐古拉山遇见了雪莲花,牵着我的手儿我们回到了她的家。如果苏东坡,把西湖比作西子,那我也东施效颦一回,把青海湖比作为雪莲花:
天路我行藏家来,平湖高原近瑶台。江河远看一千年,遥在天山独自开。
不觉有几分太白之风,听起了《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湖,雪莲花,就是那美丽的姑娘。
车刚开出景区不久,路边又见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和导游商量可不可以下车让我们拍拍照,司机师傅很好,停车满足了我们的要求,不过也提醒我们,千万不要进到油菜花田里,因为这是藏民的领地,我们不能逾越。


金色的油菜花,远处的青海湖,蓝天白云,高山羊群,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想象着到了七月油菜花盛开时,这里会美得没天理。我们这些城里的娃儿,霎时就像回到了久别的母亲的怀抱,肆意的闹着。
昨天从西宁到青海湖的路上天已经暗了,今天白天返回,正好可以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在日月山附近有一座文成公主像,附近有一条河叫倒淌河,据说当年文成公主到了这里,看到这里这么荒凉,想到远别的亲人和未知的将来,不禁流下了眼泪汇成了河流。

路上导游高MM还介绍了电影《可可西里》主人公索南达杰保护藏羚羊的感人故事,听得人唏嘘不已,美丽的景色要靠大家来保护。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美,因为人为破坏少,我不知道多年以后当西部变得越来越先进之后这样的美丽还会不会留存?在这里,在青藏高原上,在神奇的天路上,我深刻的感觉到,什么才是真的美丽,GDP与这里无关,我所学的经济学也只能是狗屁。这里只属于那些质朴的人们。
快要离开藏区了,高MM还说了一段藏区的顺口溜:“藏区有三怪,牛粪墙上晒,胳膊露在外,厕所随身带”形象地把藏区的特色都概括了。
今天所有的行程时间都控制得很紧,为的就是能赶上晚上的火车,匆匆吃完午饭又上兰西高速,两边的景色由青藏高原转换成黄土高坡,绿色越来越少,越往东走,海拔越低,水土流失越严重,沙漠化程度越高。
终于,我们又回来的兰州——算是这次旅行的大本营了,其实也在逗留时间最短的地方。导游高MM,就是兰州人,跟我们饶有兴致的侃起兰州来。她介绍兰州有五嬲,吃喝漂读抽,吃的是著名的兰州拉面,喝的是黄河啤酒,漂指的是在黄河上坐羊皮或牛皮筏漂流,读是指全国发行量第一的《读者》杂志,抽得是兰州牌香烟。
兰州是一个带状发展的城市,可以说是沿着黄河开发出来的,如果没有黄河,就不可能会有兰州。从经济学的观点来看,这样的城市也是最难发展的城市。艰苦的生活条件和重要的经济地理位置,也决定了这里民风的彪悍,加之各民族的混居,确实不是一个太适合居住的地方。
我们在兰州的停留时间很短,在黄河母亲像这里下车,近距离看一下黄河。河边有坐羊皮筏的,还是老样子,没有时间尝试。




兰州市区黄河两岸分别是南滨河路和北滨河路,高MM说两条路在兰州人心目中的地位就像上海的外滩一样,河岸的房子也已经卖到七、八千一平米了。
又说到,兰州人把美女叫作“沙沙”,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莎莎”,不以为然,也不明白是啥意思,直到后来邂逅月牙泉,才明白其含义。
离火车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牛肉面馆吃晚饭,晚饭很简单,兰州拉面套餐,加蛋加肉,10元钱一份,不便宜。再点上两瓶黄河啤酒,很有兰州特色吧!

吃完拉面,已经过了五点,我们还要驱车十多分钟赶往火车站,火车是17点58分开,真是蛮急的。路上还有一个小插曲,有一骑车人乱穿马路,我们的车急刹车,站着的高MM摔倒了,摔得还不轻,司机师傅骂了骑车人几句,我们说应该下车好好教育她一下,司机师傅来了句“没时间”,一下笑倒全车人,缓解了紧张的气氛。司机师傅话不多,这两天行程一千多公里,他开车又平又稳,坐在他车上,叫人很放心,临分别时,我们给导游小高和司机师傅掌声,感谢他们这两天的陪伴。
看到兰州火车站了,细心的同事发现这里的“兰州”的“兰”字写得有点怪,上面一横最长,导游介绍说这是故意的,因为兰州位于北面的白塔山,和南面的五泉山之间,中间有条黄河,这个“兰”字的三横就代表这两座山一条河。


到了火车上,第一件事还是拍集体照,我们的目标是每到一处都留下一张集体照。18点,火车开了,车行需要14小时,第二天早上8点才到敦煌,漫漫长夜,如何打发?面对“妈妈团”,实在有些难。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扑克,想要“杀人”了。和Wendy动员了很久,没有反应,两个人单挑也挺没劲。终于,Laura和菁姐也响应了,好不容易满了7个人,“杀人”开始。我和Wendy轮流做法官,带着一群从来没玩过的伙伴们,开杀了。终于,由于我这法官的不专业,下岗了,Wendy成了专职法官,还教了大家一些游戏技巧,慢慢地大家都进入状态,越玩越精彩。慢热的大家终于马力全开了,“杀人”的队伍也慢慢扩大,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就到了晚上10 点,火车上熄灯了,我们也各自上床睡觉。1米9的Sean 要求睡上铺,因为他无论睡中铺还是下铺脚都会碰到走廊上路过的人,只有在上铺才不会受影响。
还有件事一定要说,在我们玩杀人游戏的时候,不停地有售货员来回叫卖,一会是盒饭,一会是水果,一会又是工艺品,平均五分钟一趟,还有列车员手拿旅行包来回走动,搞得我们杀人游戏一直被打断,Jessica 忍不住问了一个路过的列车员,手里拿得是啥东西,人家回答我们是“工作包”,后来我们又看到一个列车员路过,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列车员来来回回在这里走,他回答“我们在交接班”,晕啊!
熄灯了,睡觉了,在火车上睡觉很安神,习惯这样的环境,一觉睡到了天亮,也为接下来最精彩的的三天蓄足了体力。就这样,我们告别了青藏高原,天边那一抹淡淡的蓝和美丽的绿,那是雄鹰的飞翔的地方,生活着高原的儿女们,也保存着我们一段美丽的记忆,不知道何时能够继续。我们没有时间再去感慨,因为明天将开始第二条天路之行,也是我称之为“古代天路”的丝绸之路。

2009.6.27 第三天
早上5 点半,车厢已经骚动起来,大家都起来拍戈壁滩的日出了,我也睡不着了,拿着相机煞有介事地也拍起日出,不过我一来相机是卡片的,二来水平更差,所以拍出来的照片基本都是浆糊。车行至古城敦煌的前栈——瓜州,隐约已经看见戈壁的样子,遍野却林立着传说中的风车,风能发电厂,没错。


天亮了,沿途的绿色越来越少,戈壁出现了,无穷无尽。终于到了敦煌,出了火车站,照例拍集体照。今天来接我们的导游叫王蓉,也一路上被我们戏称为“黄蓉”,“蓉妹妹”。她先带我们到市内一家酒店吃早饭,吃完早饭到达我们今天的住宿地——敦煌山庄,这是敦煌当地最好的宾馆,由香港商人投资,极具边城古韵的特色。


快速洗漱一番后,我们出发前往今天第一个景点——鸣沙山、月牙泉。一路上,欣赏着敦煌的美景。这是一个被沙漠包围的城市,可以说是沙漠中的一个绿洲,但是置身其中,丝毫感觉不到风沙的影子,干净的街道,是在上海所不能见到的,或许只有小日本才能与之相比。城市很小,但是现代化程度挺高,蓉妹说这是一个低收入高消费的旅游城市,大部分的居民是汉族人,民风相对兰州要纯朴的多了。在古代,她就像是今天的香港,在世界贸易中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城市很干燥,是典型的北方城市,但是满街的都是形如江南女子一般秀美的沙沙,在这样缺水干燥的地方,不可不谓造物天然,一方水土一方人啊。敦煌,给人一种一见倾心的感觉,只需一眼,就会喜欢上她。不禁伙伴们都会问,什么时候开敦煌分公司。


蓉妹是一个很会唱歌的女孩子,路上给大家唱了一首《月牙泉》,很美的歌。据蓉妹说,鸣沙山日照强烈,一定要做好防晒工作,我们在景点外租了鞋套(10 元),女士们买了魔术头巾,还有人买了袖套、手套,总之是为了不让皮肤暴露在外。我依旧是短袖,不过还是涂了防晒霜,后来还从Wendy那补了一层。Wendy很是专业和细心,早早地为大家准备好了三罐防晒霜。买了牛仔帽和太阳镜,等待天然合成的古铜色的皮肤。专业摄影发烧友们都带了保鲜膜来,仔细地用保鲜膜把镜头包好,我的小卡就不必了。进了鸣沙山,满眼的沙子,游览鸣沙山有几种方式:两条腿走、坐骆驼、坐电平车,我们选择坐骆驼,80元1位,五个骆驼一组,我们15 人组成的驼队浩浩荡荡。


终于,我们来到了大沙漠,我一直神往的大沙漠,漫天戈壁的黄沙,虽然干涸,但是无比绚烂,就像男子汉应有的人生一般,精彩!


骆驼载着我们上山,到达鸣沙山主峰前,我们下骆驼拍照。学会了简单的指挥骆驼的口令——“跳”,就是叫骆驼蹲下,可是骆驼是根本不会听我的了,哈哈。下来后,不忘跟骆驼说声谢谢。这里可以继续往上走直至最高处,但在沙漠中行路实在太难了,走一步退两步,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大多数人选择了放弃,只有我们三位男士,我和Sean、Jerry义无反顾地向上走!女士们坐在下面给我们加油打气,我们很快到了顶峰。下山很快,在沙漠上山难下山容易,连滚带爬就下来啦:)




爬沙山的确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是会当临绝顶的时候,一切都是值得的,无限风光永远都是在险峰的。
接下来我们又骑上骆驼去了后山的月牙泉,很难想象在这么一片沙漠中还会有一汪泉水,大自然真是神奇。让我想起了美丽沙沙的那首《月牙泉》:就在天的那边,很远很远,有美丽的月牙泉。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乐园。从那年我月牙泉边走过,从此以后魂儿绕梦牵。也许你们不懂得这种爱恋,除非也去那里看看。


一点儿也没错,当邂逅月牙泉,那是一种美丽的遇见,风儿夹着沙儿,在这里轻轻地飞过,丝丝的干涩,却遮挡不住眼前的绿色。想起了那首歌: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在电视上听到的时候,觉得挺恶心的。此刻,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月牙泉,美丽的爱恋,那是风儿和沙儿的飞过的声音,也是女孩子愿意追随男孩子远走天涯的誓言。明白了,为什么美女会被称为“沙沙”,因为此刻,我也想化作“风风”。遂,和身边两位美丽的沙沙留了个合影。不知道我的师父柳永要是经历过此番风景,是否还会留恋扬州之美。
风鸣沙飞半山颠,一湾胡刃破云间。不见古来多情客,几许颜容照泉边?
到了月牙泉我们兵分两路,有人下到月牙泉边的亭台楼阁中,我和大部队去到月牙泉边上的滑沙处滑沙。蓉妹介绍月牙泉的滑沙高度最高,斜度最大,最刺激。我跟着Laura 他们来到滑沙处,看着长长的阶梯我不时心生兴奋起来!走到了山顶,往下一看,Good,这也太吓人了吧,目测有40、50 米高,斜度大于60度。女士们都开始面露惧色,看到这坡度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是不可能有胆量滑下去的,纷纷要求我殿后。我也鼓励大家不要怕,就害怕的就是出去的一瞬间,只要一咬牙一闭眼,出去了就出去了,不会受伤的。

第一个出发的Laura 已经坐上了滑沙板,这滑沙板真够简陋的,就是几片毛竹做成的,人坐在里面,双手只能握在两边,没有其它可以支撑的地方。工作人员推了一下Laura,就见她这样的下去,速度很快,尖叫声吓我一跳,上面看的女士们也尖叫起来,真的很吓人的,10秒钟后就见她到了下面。年过六十的芳姐也坐上了滑沙板,顺利地滑到终点。芳姐成了胆小的女士们的精神领袖,都果断地起身走向工作人员,坐上滑沙板后,有惊无险地到达终点。我和Wendy殿后,最后下来的,可是突然发现最胆小的还有一个,Sally,还在上面呢,滑了半截,停在坡上不动了,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才顺利下来。不可不提的是,一位不认识的MM,在滑到半山处,一记精彩的倒扑,漂亮,全程被我们的DV拍摄下来。
滑完沙,大家集合到门口,看到一旁的越野车又都心痒痒,工作人员介绍说会开车的还可以自己开,开着越野车到鸣沙山上兜圈子,听着就很有吸引力,不会开车的也没关系,还有越野摩托车供选择。不必担心安全问题,越野车上配有一名向导,越野摩托车也配有工作人员。我和Sean选择了更为过瘾的越野摩托车,Sally也搭上我的摩托车出发了。


确实,选择越野摩托是正确的,那种翻腾飞驰的感觉真有点极品越野的意思。脚底下的刹车我一直就没用过,坐在后面的Sally一直的乱叫。随车的向导,看我开得兴起,遂叫我坐到车的前沿,换他来开一段,感觉一下翻越沙丘的味道,很危险的,也很high。为了安全,向导还是让我坐到了车的后架,开始了最过瘾的沙丘翻越,感觉随时都会翻倒的越野摩托就像在沙漠冲浪,我配合着向导摆动着身体,来保持车身的平衡。这是男人的运动,在上海被压制的野性一下子释放出来,在大沙漠冲浪,我们勇敢地加速前行。
下午还有个景点是莫高窟,我们在鸣沙山玩得时间太长,吃午饭的时间也只有40 分钟了,我们回到敦煌山庄吃饭,吃完饭驱车前往莫高窟。蓉妹说团队游莫高窟都需要事先预约,超过预约时间一小时到达是不会再让我们进的,我们的预约时间是下午2点半到3点之间,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路上,Wendy说起昨天在火车上,一个睡在另一个车厢,周围是5个男的,害怕得一夜没睡好,前一天又是睡在冰冷的藏包里的,在车上睡得横七竖八的。遂,我拿了我的充气枕给她,真是有点佩服这位导游MM了,看得我都觉得累,她硬是乐在其中,始终保持着很专业的微笑,略带沙哑的声音,也不失专业的味道。她说她喜欢这样的工作和生活,不觉得太累。
我们在预约时间内到达了莫高窟,不能自行参观,不能拍照,必须跟着专业讲解,因为大多数的窟门都是关闭的,不能随便进出,为得是保护窟内的壁画和雕塑。专业讲解还发给每人一个耳机,只有戴上这个耳机才能听清楚她在讲什么,为我们讲解的是位女生,长得很漂亮,气质很好,说话声音轻轻柔柔的,听着很舒服。
莫高窟又称千佛洞,有400 多个洞窟,45000 多平方米的壁画,但是我们只能参观8-10 个洞窟,莫高窟会根据团队人数来安排参观路线,一般同时入窟不能超过40个团队,每个团队参观的洞窟也不一样。我们参观了94、96、130、148、71、55、292、16、17号洞窟,其中96号洞窟是莫高窟的标志型建筑,其中有座高达35.5米的弥勒佛像,佛像底下有两个小洞,每年农历四月初八信徒可以从小洞中钻进佛像内,也称钻佛。16、17号洞是大洞套小洞,16号是莫高窟里最大的洞窟,17号是最小的洞窟,17号也称藏经洞,是清代一个叫王元箓的道士发现的,发现时里面藏有五万八千多卷经书,但是后来被王道士做人情送人,还有被英、法、日、俄侵略者掠夺,现在只剩下八千多卷保存在北京大学图书馆里。16、17 号洞窟对面建了一个藏经洞陈列馆,里面记录了藏经洞从发现到被掠夺的全过程,还有些现存藏品的真品和临摹品,这么精美的文物,现大多存于国外的博物馆里,看着真叫人心疼。


参观完莫高窟,老规矩,拍集体照,这次又出新意了,我们参观148号洞窟里有坐佛祖释迦摩尼涅磐塑像,也叫睡佛,所以我们拍集体照时特别要求Jerry 和Sean 分别扮演睡佛躺在地上,摆出睡佛的样子,真是超级搞笑。
今天的晚饭也很丰盛,不光有牛、羊肉,竟然还上了一盆驼掌,早上刚骑过骆驼,晚上就给我吃驼掌,于心不忍,吃不下口啊!我们这桌这盘驼掌几乎没有动过,大家的心情和我一样。
回到敦煌山庄,我们又相约在酒店三层的摘星阁看日落观星星。摘星阁其实就是个天台,此处有一点很好,不强制消费。坐在天台上,远处就是鸣沙山,视野开阔,心情舒畅。


称这里为摘星阁,真是一点没错啊。一上来就被眼前的美景再次震撼,仿佛魂回大汉边关,仰见秦时明月。不夹水分的空气,原来也可以那么清新,我们贪婪的呼吸着,这仿如千年的空气。这里日照时间很长,要到晚上10点多才会日落,太阳公公也为我们高效的一天,助着兴。上午,在鸣沙山、月牙泉的随队摄像的小师傅,送来了我们全程的DV,虽然不长,但是很有专业的味道,大家都很满意,我们三个登山勇士也成了抢镜高手,因为我们才是真正的“风风”嘛。一天的辛苦,10点多还来送DV盘,最后才要200块,我们也唏嘘不已。Laura另给了小师傅一点小费,人家硬是不肯要,后来是硬塞才收下的。天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绝对是超现代化的服务精神啊,一点没有鄙夷的意思,不得不感叹此处民风的纯朴,以及我们南方人的奸诈。
晚上还可以逛沙洲夜市,集体行动一起去逛!西部和上海有两个小时的时差,沙洲夜市晚上8点半开,有小吃摊,有饭店,有各式工艺品,整条街不长,从头走到尾只需10多分钟,街上卖得工艺品和别处差不多,到是一些吃的喝的有当地特色,我们买了很多当地的有关李广杏的干货,准备带回去喂“狼”,女士们还买了酸奶和杏皮水喝,酸奶有点太甜了,杏皮水清热解火很爽口。

大家都累了,逛了一个小时后打道回府,从敦煌山庄到沙洲夜市打车10元钱,车上和司机师傅聊了两句,他说金融危机后,来敦煌旅游的人少了,特别是外国人来得少了,生意不好做啊!我看司机很疲倦的样子,一看就是疲劳驾驶了,他们是自己开自己的车,不换人的,我就不断地跟司机聊天,没话找话的说,司机倒也热情的很。
回到敦煌山庄,看到满天的星星,不顾疲劳,我们再次登上摘星阁,抬头望天,记不清已经有多久没见到这么多星星了,小卡拍不出满天的星星,不过没关系,记在心里就够了!这样美丽的星空,或许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以至于我也是笔下生风,不知所云了,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那闪闪的繁星和边关的冷月。


快12点半了,回房休息了,这一天,从早上5 点开始活动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入睡,时间利用率真高!也是此次旅行最精彩的一天。
美丽的古城边塞,美丽的月牙泉,美丽的繁星冷月,美丽的风风沙沙,霎时有一种留恋,觉得上海真的可以遥远。

2009.6.28 第四天
今天有两个景点,玉门关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早上退房后,行李寄存在酒店,轻装上路。我们走的是215 国道,两边是茫茫戈壁,蓉妹介绍说戈壁在是蒙语,意为寸草不生的石头堆。戈壁上时不时会出现小土堆,原来这些都是坟头,整个敦煌目前还是实行土葬,包括敦煌城市里的居民过世后也是采取这个方法。
一路上蓉妹给我们介绍了戈壁的险峻,提到了两个人——彭加木和俞纯顺,他们都葬生在罗布泊的戈壁里。罗布泊是个耳朵型,我们今天去的雅丹已经是这只耳朵的耳垂部分,再往里走就是罗布泊的中心地带了。
路上我们还见到了海市蜃楼,司机和蓉妹已经见惯不怪了,我却是第一次见到,很是新奇。只见前方有一大片水,但是无论车怎么往前开,这片水还是离我们很远,怎么也接近不了,蓉妹说行走在沙漠里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以为很快就能找到水了,但却怎么也走不到。
快到玉门关时蓉妹问了我们一个问题,唐代诗人王之涣有首诗是描写玉门关的,我们谁能答出来,如果答出来有奖。真是小看我们,我们团队里还有刚参加完高考的90后呢,彬姐姐的外甥很快就答了上来,是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蓉妹愿赌服输,又为大家开唱了。


车行至玉门关前,我们也饶有兴致地下车走走,行走在丝绸之路上,感觉真是不一样。四周是漫漫的戈壁,放眼百里,人迹罕至,这里就是无人区了吧,也是西汉时期的“海关”,玉门关了。
现存的玉门关只是一座四方型的小城堡,就是都尉府了,在汉代,它是当时重要的军事关隘和丝绸之路的交通要道,所有进出的贸易商都要在这里报关,也就是发放通关文牒了。

我不是很喜欢《凉州词》的后两句,给人以荒凉感。遂改一下吧,带点婉约的色彩:但愿与卿化飞雁,春风共度玉门关。只可惜,此行我是孤雁独自飞,风儿独自飘,带不起一丝的沙儿。但是一点不觉得到失落,因为我喜欢古迹,喜欢古道西风,喜欢金戈铁马。站在汉长城烽火台的遗址,此刻,可以神游,与李广将军把盏夜光杯,对饮葡萄酒。
接下来,我们要深入到传说中的罗布泊了,听过这个名字的人,都知道它的可怕,真正的戈壁,真正的无人区,那里的丝绸之路崎岖不已,算得上是真正的天路。


在雅丹龙城作了短暂的停留,向着最危险的地方驶去,在那边是传说中的魔鬼城。
从玉门关到雅丹地貌的这段路是此行最难走的一段路,路面状况比较差,颠簸厉害,但是就是这样一段路,却让人觉得更原始自然,再加上手机里传出韩红《天路》的歌声,这段路程走得更有感觉了。我也适时的配上《天路》的背景音乐,拍下来丝绸之路的一段DV。黑色的戈壁,独特的风景,因为地层矿物质的氧化作用,形成了这样的黑色。
中午12 点我们到达雅丹,吃饭前蓉妹和我们说,雅丹里所有的食物和水都是从敦煌运送过去的,所以这顿团餐比较差。其实还好,没她说得这么差,能在戈壁上吃到这些菜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吃完饭开始游雅丹,先坐公园内的旅行车走北线。雅丹是维语,原义为险峻的土丘,是干燥地区的一种风蚀地貌,玉门关这里的雅丹也叫魔鬼城,因为晚上风沙卷起会有恐怖的声音,像是魔鬼在叫喊。雅丹国家地质公园460多平方公里大,460多平方公里是个啥概念?很多小城市也就这么大。整个公园地广人罕,除了我们团队,要找个人影都不是件容易的事。相机可以很方便的取到没有人影的全景。


在这里,我算是感觉到了什么叫大气,真的感觉到了祖国的幅员辽阔,古道西风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了。
旅行车停四个景点,让游客下来拍拍照,整个行程约一个半小时,会循原路返回,不过我们在越野车乘坐点下了车,15人分乘3辆越野车去南线腹地探险。
去到罗布泊的深处,这里没有公路,只有前面的车碾出轮胎印记,后面的车就跟着这样印记前行,四周满目都是风蚀的痕迹。向导告诉我们,曾经这里都是河道,由于沙漠化的扩大,河道消失了。现在满目都是如此般的怆凉。
在这里,距离新疆只有不足7公里,想到了曾经的楼兰古国,那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是通往西域各国的门户,而现如今,却永远的消失在这漫漫罗布泊之中。在莫高窟的时候,也曾经看到一条干涸的河道,很可怕,担心曾几何时,明天的敦煌也会成为今天的楼兰。不过,可以庆幸的是,现在大家都在努力保护着可爱的敦煌。当然,那些在莫高窟还在肆意破坏的败类除外。


记得《经济半小时》里,曾经报道过,青海三江源头的沙漠化问题。在青藏高原上,那里孕育了长江、黄河和澜沧江,却因为全球的变暖和人为破坏,开始断流了,冰川覆盖率也在不断减少,原来的草场和牛羊也在消失。改革开放的30年,经济是发展了,但是又有谁知道,这30年对三江源的破坏已经超过了过去300年的破坏。长江尽头的上海的1年的发展,它的代价就是长江源头的高原的10年的破坏,这样的发展真的有意义吗?可笑的股份制的改革,把青藏高原的牛羊由放养改为了圈养,借口是保护生态,保护草场,真不知道是哪个蠢货出的点子。想起在青藏公路上,高MM曾说起的青藏高原绿化的建设。
问渠哪得清如许?早有源头活水来。三江源的断流,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朝一日,长江黄河也会干涸,那我们看罗布泊,也不必来到这千万里之外了。


我们这辆车是由Laura和菁姐开的,但是车子的离合器实在太紧,部分地段只能换由向导开车。整个探险时间近1个半小时,路程崎岖,冲上冲下,还有60 米的下坡路,很是刺激。相比开发好的北线,未开发的南线更有看头,也更神秘,怪不得大家都竭力推荐。由于难于驾驭,我们的车还在一个60度的坡上倒滑下来,索性没有尾随的车辆。
在一路的颠簸中,我也不幸地头撞车顶,当时倒也不觉得什么,就是头撞得很痛。后来回到腹地,在洗脸的时候,鼻血唰了一下,像自来水一样,自己都吓得半死。幸好在大家七手八脚的帮助下,很快就止住了。但是,从那时候起,就迷迷糊糊的了,人像是被撞傻了一样,之后好多天都没能缓过来。
下午4 点离开公园,两个半小时后回到敦煌市区,找了家饭店吃点东西休整一下,晚上继续逛沙洲夜市。饭店是昨天晚上出租车司机推荐的,叫“老厨房”,以敦煌的收入来说这家的菜真是贵,甚至有些家常菜比上海还贵,不过有点菜高手Laura在,我们还是吃得即好吃又实惠。吃完晚饭逛夜市,在名吃广场里拼了条长桌,点了啤酒和杏皮水还有羊肉串,享受在敦煌最后的悠闲时光。
期间Laura和Jerry还为大家选购了李广杏,我们来的这几天正是李广杏上市的季节,怎么也得带点回上海。我在夜市上,又买了一套最具敦煌特色的明信片,这个习惯是从小猪那里学来的。一开始的时候,觉得挺无聊的,但是慢慢的发现明信片的确很具其生命力。Wendy则去市场上给大家采购明天飞机上的食品,因为春秋航空是不提供午餐的。
之后,我们奔赴机场了,也跟蓉妹告别了。一路上,跟她坐一起的Jerry也成了靖哥哥,对唱是不可少的了。蓉妹一首《大约在冬季》,老靖哥还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的确很是开心,不虚此行了。
晚上11 点20 的飞机回兰州,我们10 点到机场,在机场得到个不好的消息:飞机晚点了。飞机还没从兰州飞出来,登机牌也不能换,能做的只有等待。幸好半个多小时后,飞机从兰州起飞了,我们可以办理行李托运了,领了登机牌过了安检,继续等待。这时玩杀人游戏成了我们打发时间的最好方法,我们占了面对面的两排长椅,Wendy继续做法官,我们玩得不亦乐乎,周围有人投来羡慕的眼光,因为我们在自得其乐而他们只能无聊地等待:)
终于飞机在晚点一个小时后可以登机了,飞行一个半小时后凌晨1 点42 分到达兰州。幸亏入住的是机场宾馆,坐车只要五分钟,即便是这样,等我入睡时已是凌晨3点了。

2009.6.29 第五天

今天没有任何安排,就是睡个懒觉,坐11 点的飞机回上海。宾馆的早餐说是供应到9 点半,不过我们10点过去还是提供的,有现拉的牛肉面套餐,还有稀饭套餐,吃点热乎的,肠胃舒适点,等下坐春秋航班是不提供午饭的,只能吃干粮了。

大家一见到我,都是很关心的问我怎么样了,特别是Laura、彬姐和Anika,毕竟做了妈妈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的,特别懂得照顾人。
我实在是头晕的很,也没啥胃口,就吃一份稀饭套餐。
10点到机场,来时要3个小时,回去只要2个小时。要坐机场的摆渡车到停机坪登机,我们决定在停机坪上拍此行的最后一张集体照。开始登机了,我们没挤上同一部车,Echo和Kelly还有Laura被挤在外面上了第二辆车,我们以为停机坪上不能停留,这张集体照拍不成了,Jerry给Laura 打电话,大家都没有登机,都在停机坪上等着,那一刻相信大家都被一种团队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五天的行程下来,深切感受到我们这个临时组成的团队是最棒的,一路上我们互相照顾,相互拍照,男生帮忙搬行李,年纪大的照顾年纪小的,年纪小的让着年纪大的,一张张集体照是我们团队精神的最好见证!等我们坐得摆渡车到了停机坪后,我们留下了一张最特别的集体照。
上了飞机,除了没做广播操,其余一切造旧,春秋CJ是不能少的,卖得还是那几样东西。回程我是跟Wendy和Anika坐一起的。Wendy分给我们她为大家准备的食品,好家伙,是面包、蛋糕,桃子和李广杏,还有一个番茄,说是给大家补充一下维生素,值得一提的是,水果都清洗的干干净净,用袋子装得好好的,比航空食品强太多了。跟Wendy聊得挺多的,这么多年来的导游工作,从来没有被投诉过,下了飞机,明天还要去帮同事救场,真是看得都觉得很累。必然的,因为她是用心去经营着这份工作的,真正把客户当作自己朋友去对待,单凭这点,谁又能投诉她呢?一路上,我们也没把她当作导游,而是当成了同行的伙伴。也许因为太累,草草地就睡着了。Anika是我们法务部的,是律师,我们却戏称她为跑市场的,的确很活泼,丝毫感觉不到法律的死板板的。当然,我这个做IT的家伙,也经常被人称作经济学家和哲学家,哈哈!
喜欢这样多元化的朋友们,不喜欢那些作天作地的人,出来玩,就放得开些嘛,大家都是朋友,何必绷得紧紧的,一副清高不已的样子。能照顾到别人,关心到别人的地方,就不要小气,用心对待,至真至诚。就连口碑这么差的上海团队,都能在旅程中显示出如此的凝聚力,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当Wendy和Anika得知我没有女朋友的时候,甚是惊讶的样子,纷纷要给我介绍,哈哈!女人好像对这事都特别来劲,莫非我真成了传说中的好男人,稀缺资源了。:)
回程飞机一直受气流影响,持续颠簸,飞到上海上空发现上海在下大雨,怪不得会这么颠,飞机在大雨中降落,飞行员的技术还是要表扬的。老天很帮忙,等我们下了飞机之后,雨过天晴!从高原回到平原,带上飞机的食品也由高原反应变成了低原反应:)
回想这五天的行程,两省跨跃,坐了三次飞机一次火车,看到了此前没有看过的景色,感受了异常温暖的团队氛围,这样的旅行除了用完美来形容我想不出还有第二个词可以用。
到了人民广场,跟Wendy和Laura挥手告别……
想到来之前有人对我说的,一定要去,不去就不知道中国有多么大,不去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穷而美丽的地方。真的是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次旅行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心胸更加开阔了,没有什么是拿不起和放不下的,中国这么大,能有今天的这一切非常不容易,给我们一点时间,未来会更好!

Trackback

no comment untill now

Add your comment now

切换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