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书啦

今天很惊讶地收到了《高并发Oracle数据库系统架构与设计》一书的第二笔稿费。相去截稿时间已过去两年了,正式出版也一年多了,这个销售成绩真心不好。在分布式数据库和开源技术大行其道的时期,去写这样一本书,如此的销售成绩倒是可以预见的。稿费虽然不多,但确实感受到一点欣慰,在繁杂的工作之余,似乎也有些幻想诗和远方。

谈到销售成绩,我一直比较关注于京东上的销售排名,《高并发Oracle数据库系统架构与设计》一书基本上都能保持在Oracle类书籍的前20名以内,而排名最靠前的往往是“从入门到精通”、“SQL优化”之类的书籍。另外,比较关注的是业内大师Vage同期出版的一本《Oracle内核技术揭秘》和Fuyuncat大师早两年出版的《Oracle高性能SQL引擎剖析》,这两本书不论从作者自身还是题材内容都可谓高屋建瓴,然而同样销售成绩不尽如人意,都算是曲高和寡吧。

我们常常在说技术布道,那什么是技术布道呢?技术布道的目的又在哪里呢?以做技术为出发点,似乎是研究与分享高深的技术,但不论是何种技术终将面临曲高和寡的问题,受众不够,何谈布道?技术布道其实是通过研究与分享的形式,深入浅出地将复杂的问题讲述给大多数初学者,并能使之领会一二,它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理解与运用,继而发展之。

写第二本书?这往往是各位作者在出版新书后,会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当然我也不例外。去年北京的一次大会活动上,遇到了指导出版《高并发Oracle数据库系统架构与设计》一书的高老师,也是鼓励我出版第二本,并在一顿饭的时间内,讨论与碰撞出一套很好的思路,很可能将是可以期冀的大卖之作。

经过一个月时间的考虑与挣扎,我还是放弃了。我放弃继续写书同样源自与太太一次不经意的谈话,无意间的两个问题:

  • 为什么要写书?
  • 为什么还要写书?

为什么要写书?做一个正反面对比的简单分析:

正面:

  • 十年的工作经验的总结,温故而知新,练就大师渐行渐远;
  • 落地了一个持续了四五年的想法;
  • 技术与文艺心绪的双重释放,杨总帮我计划四个月完成的书,我花了八个月才写完,还是在有多年文档积累的基础上,释放自己的同时,也要成就读者的品读享受。

反面:

  • 成本收益率极低,写书是不挣钱的,挣名气?试过人都知道;
  • 牺牲掉大量的个人时间:休息、锻炼、陪伴家人等。

我是一个标准的懒人,可以不做的事情,坚决不做。故而在第一本书中,贯彻全书的都是一种“懒”的思想——大道至简单。简单的事情,尽可能地简单做,复杂的事情,也尽可能地简化做。比较欣慰的是,在近一年多时间里,有收到一些读者反馈,对我的观点和想法提出质疑和不同的意见,甚至相约要讨论一下。

然而,比较讽刺的是当写完第一本关于Oracle数据库的书之后,就甚少做Oracle相关的事情了,更多精力和时间都在分布式和NoSQL等新兴数据库技术上。

为什么还要写书?也做一个正反面对比的简单分析吧:

正面:

  • 在技术布道的路上渐行渐远;
  • 总结一下新兴数据库的研究成果;
  • ……(还没有想出来)

反面:

  • 成本收益率极低,写书是不挣钱的,挣名气?试过人都知道;
  • 牺牲掉大量的个人时间:休息、锻炼、陪伴家人等;
  • 新兴数据库研究尚不深入,还需要厚积薄发。

秉承对自己、对读者、对家庭负责任的态度,选择不写也是不错的。记得之前的一位上级,每次汇报与讨论工作的之前,都会有这样一段:“侬身体哪能?屋里厢哪能?……蛮好,健康 > 家庭 > 工作。”看似没有上进心的话,其实不然,试问一个对自己健康和家庭都不负责的人,又怎么可能对工作负责?工作的目的不就是让家庭更好地生活吗?不要扯一些没用的理想,你见过谁的理想是为别人打工吗?

于此,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不会再写书了,给自己一些时间去沉淀和体验吧。但是,看书的习惯从来没有中断过,如果您有好书,请推荐给我。

Trackback

no comment untill now

Add your comment now

切换到手机版